您好,歡迎瀏覽訪問山東省現代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官方網站!

武大短命教學樓背后是權力對政績、GDP片面追求

發表時間:2019-10-08:00:00

 武漢大學工學部主教學樓即將爆破拆除,這一消息最近引發不少人關注。這座投入使用僅16年的教學樓在規劃建設時便爭議不斷,如今被爆破拆除也惹人關注,這座處于輿論焦點的教學樓背后,究竟有何故事?

    因“造型”與景區總體規劃不符,位于湖北省武漢市東湖生態旅游風景區的武漢大學工學部第一教學樓即將被拆除,直接代價為1300萬元的拆除費用。

    今年7月,武漢大學宣布啟動東湖南路沿線(武漢大學段)環境整治工程,決定對該校東湖南路沿線環境進行整治,其中就包括投入使用僅16年的工學部第一教學樓,這座被師生們戲稱為“變形金剛”的教學樓將被拆除和等面積還建。

    這座從建設之初即廣受爭議的教學樓,因“短命”再次走上風口浪尖。

    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有專家表示,近年來,城市建筑頻頻拆建,看似所有項目都符合程序,但在“合法短命”背后,卻是權力對政績、對GDP的片面追求,造成大量國家資金的浪費。武漢大學工學部第一教學樓拆除的原因之一是主教樓建筑高度超高違反東湖風景區規劃,對景觀視線造成遮擋,破壞東湖景觀和自然山體輪廓線。  

告別16歲“變形金剛”

    “學校將于8月下旬拆除第一教學樓?!?/p>

    短短15個字,卻像一顆定時炸彈在與武漢大學有千絲萬縷聯系的人中間炸開。一時間,似乎所有人都在忙著告別這棟被戲稱為“變形金剛”的教學樓:返校學生抓緊時間在樓前合影,已退休的老教師為再看一眼大樓傍晚趕至……

    “四年的課基本都是在這兒上的,突然說要拆了,還是有點舍不得?!蔽錆h大學土木建筑工程學院建筑系學生小陳說。拿著相機,小陳在大樓前一拍就是一個多小時。

    武漢大學工學部第一教學樓,又稱“主教樓”,位于東湖南路武漢大學工學部大門內側,是武漢大學乃至整個東湖沿線最高的建筑。

     中國采招信息網上公布的信息顯示:武漢大學工學部第一教學樓為武漢大學合校之前原武漢水利電力大學所建的主教學樓,2000年6月竣工,地面20層,樓高88.3米,面積3.85萬平方米,已使用16年。

因大樓看上去威猛雄壯,加之外形有幾分變形金剛的機械感,武漢大學師生們將工學部第一教學樓戲稱為“變形金剛”。

    今年7月初,武漢大學宣布啟動東湖南路沿線(武漢大學段)環境整治工程。

    武漢大學官方網站公布的信息顯示,該校是東湖風景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建設國家5A級東湖生態風景區,需要開展環風景區的東湖綠道建設,實施東湖南路沿線(武漢大學段)環境整治工程。環境整治經費由湖北省和武漢市下撥財政資金全額承擔。

     據了解,武漢大學工學部第一教學樓拆除的原因是主教樓建筑高度超高違反東湖風景區規劃,對景觀視線造成遮擋,破壞東湖景觀和自然山體輪廓線;同時,區域現有建筑外觀及環境質量不佳與東湖綠道、東湖風景區規劃要求不相符,與校園建設要求不相符。

    《法制日報》記者在現場看到,經過兩個月的準備工作,武漢大學工學部第一教學樓的附屬建筑已拆除,露出框架結構;教學樓四周圍起了藍色施工圍擋;大樓前的廣場上,裝滿建筑砂礫的沙袋層層壘起。

    在武漢大學工學部第一教學樓附近的動力與機械學院、電氣工程學院等教學樓內,均張貼了有關爆破的通知。

8月15日,武漢大學動力與機械學院張貼了《關于做好主教爆破期間師生安全工作的通知》。

    通知稱,主教學樓爆破臨近,學校(指武漢大學)8月11日上午召開專題會議,協調和部署了安全工作。

通知還要求,爆破前,學校將劃定警戒線:主教正、背面150米,側面120米內,人員必須疏散撤離;做好大型精密儀器防震、防沖擊保護。爆破前五小時,附近人員只能出不能進。

建筑“短命”非個案

    “當初花了這么多錢建,才使用十來年就要花這么多錢拆,太心痛了?!闭驹诠W部主教樓外,已退休20多年的原武漢水利電力大學一位姓李的老教師很感慨。

據了解,早在20世紀80年代,東湖生態旅游風景區就已列入“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名錄。

    前述李姓退休老教師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規劃建設主教學樓之初,就有不少人提出樓層過高會與周圍景觀不協調,但大樓終究拔地而起。

    武漢理工大學土木工程與建筑學院副教授王發堂,是當年公開批判“變形金剛”的人之一。

    1999年,主教學樓尚未建成,王發堂在武漢水利電力大學建筑系攻讀碩士研究生。他在發表于《華中建筑》上的論文直言:“變形金剛”是珞珈山的瑕玷,是“珞珈山優美環境走向破壞的一座墓碑”。

    王發堂稱,主教學樓設計忽視了環境制約,對風景區造成破壞;宜小不宜大、宜藏不宜露、宜低不宜高是主教學樓設計的指導思想,88米的主教樓拔地而起,在整個風景區鶴立雞群。

    “建樓合不合適、需要花多少錢、用多少年這些都要經過專家論證,進行可行性研究,而不能只是領導說了算?!蓖醢l堂認為,這個情況不只武漢有,全國都有,應當反思的是為什么會這樣?

    事實上,“短命”建筑并非僅有武漢大學的“變形金剛”。

    2002年3月30日,經有關部門立項、審批的住宅開發項目武漢外灘花園小區建成僅4年,被定性為“違反國家防洪法規”并被強制爆破,造成直接經濟損失達2億多元,拆除和江灘治理等方面的費用更讓當地政府付出了數倍于其投資的代價;

    2013年5月18日,有“湖北最長高架”之稱的武漢沌陽高架橋投入使用16年后遭爆破拆除,官方宣稱,提前拆除這一高架橋,是因該橋難以適應經濟快速發展的需要。

    在其他地方,也存在類似情況:今年1月,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一所實驗學校剛建好的教學樓悄然拆除;去年年底,位于陜西省西安市繁華路段的“環球西安中心”項目爆破拆除工程起爆,僅完成主體和外立面建設的118米高樓,尚未正式投用即宣告“死亡”……

    耗巨資建起的大樓“建而不用”或是“建而不能用”,一直以來廣受詬病。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發現,“短命”建筑遭拆除重建的原因,包括建筑物不再適應發展需要、讓位于市政項目建設、施工項目通過規劃審批后擅自違建等。

力避權力干預依法決策

    武漢大學官網公布的消息稱:該校開展東湖南路沿線(武漢大學段)環境整治工程的主要依據國務院批準的《武漢東湖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2011—2025)》。

    “使用這么短時間就炸了,說實話確實有點可惜?!蔽錆h大學城市設計學院副教授黃經南坦言。在黃經南看來,作為規劃部門、高校以及設計師各方妥協的結果,“變形金剛”從建設之初就和周圍整體規劃不相符,如今按照法律規定作出爆破拆除決定,總的來說是一件好事,但是代價太大。

    王發堂則認為,“變形金剛”的出現,不僅僅是設計者的責任,更多是因“把關沒把好”,學?;ㄌ?、城市規劃部門均應對此負責;只有進一步完善追責機制,才能讓把關者們在決策時更加慎重。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華中科技大學力學與土木工程學院退休教授趙憲堯直言,建筑色彩、建筑體量、建筑景觀等拆除大樓的理由,在建設設計之初就已經有人提出,簡單將已建成的大樓拆除重建,如此不珍惜國家資金,讓人痛心。

    趙憲堯認為,城市建設本應是可持續的,不論是拆除或是建設均應慎重,其被不斷的“折騰”難以具有科學性,是片面追求GDP和政績的結果,“反復拆建,若干個GDP得出一個建筑物”。

    “不能說過去建是對的,現在拆也是對的?!壁w憲堯認為,城市建設被反復折騰,建設合乎程序、拆除也合乎程序的背后,是體制機制的不順以及法律法規的落實不到位,是依靠“權威”作決策而非“科學性”考量的結果。

趙憲堯直言,現實中,具備專業知識的職能部門工作人員即便知道項目不該通過審批,也可能會因“領導層層拍板”而不得已開綠燈;而部分項目所謂“經專家論證”,則可能存在片面性,即在選擇專家進行論證過程中只邀請持贊同意見的專家們參會,而排斥不同意見者。

    趙憲堯認為,有關城市建設方面的法律法規已經相當完善,關鍵在于執行,應通過體制機制改革,進一步完善追責程序;同時,有關部門負責人還應綜合聽取不同意見并決策出最合理方案。


Copyright ? 山東省現代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魯ICP備19044659號-1    技術支持:富庫網絡